tirsdag, september 30, 2008

致赵丽华,俺心目中永远的“女神”

数周前,见识广阔的霏兄大力推荐我拜读中国著名女诗人赵丽华的大作。赵丽华乃当代中国诗坛之顶级翘楚,在文学界里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身份贵属国宝级巨匠,深受广大民众敬重及赞赏,作品亦常获如潮的好评,可谓德高望重、名利双收。唯独我孤陋寡闻,未曾闻其鼎鼎大名;若非霏兄好意介绍,早已与此天下女奇才擦肩而过,在生命中留下无法填补的遗憾。此生难得有幸赏阅如此空前绝后之佳作,根本已无他求。

几周之隔,如今重阅赵小姐的杰作,仍不禁折服于其震天撼地的意境美以及缱绻悱恻的含蓄美。她的作品个个短小精悍,篇篇笔锋利落,铿锵有力的坚定语气充满气势磅礴的爆发力,委婉缠绵的诗句使整首诗念起来有荡气回肠绕梁三日的优美余韵,简直教我感动得涕泪纵横、黯然轻泣——读着读着,就会默默地流泪不止,情感的汹涌澎湃可谓非笔墨所能形容。

赵小姐不愧为倾国倾城之才女,其作品完全颠覆了传统的模式,可谓不落窠臼、标新立异,令我在拍案叫绝啧啧称奇之余也不禁痛心地垂怜于自己的落后与愚笨——原来“诗”已被赋予全新的解读,可怜的我已经严重脱节了。赵小姐不屑押韵,亦不在乎诗体的基本架构,轰轰烈烈地掀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诗歌革命,实属壮观之举。苏轼九泉之下若有知,又不知会有何感触?他会否欣慰绽笑,抑或会在坟中辗转难眠、
梦魇连夜?

在此,我必须衷心地万分感谢赵小姐写出如此教人惊艳的文字,使我寂寞空虚的孤魂得以在茫茫文海中寻获久违的温暖慰籍。更为难得的是,赵小姐极具与生俱来的喜剧细胞,她的诗作总能为我单调乏味的生活中注入一阵疯狂的欢笑声。

为感激读者多日以来不离不弃的耐心与支持,我决定于此分享赵小姐的部分代表作,以飨众人,提供共赏之乐趣,毕竟吟诗作乐乃天下之美事一桩也。

《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
我坚决不能容忍
那些
在公共场所
的卫生间
大便后
不冲刷
便池
的人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
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
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

每每读毕一首,心中总是五味陈杂,千头万绪无法阻挡地纷纷涌入心头。赵小姐文采飞扬才华非凡,即使是针对大众恶心无比的卫生习惯作出冷酷无情的批评,遣词用字仍不失高贵,仿佛是在用丝绸手帕妩媚地擤鼻涕;而诗人的态度亦不缺坚决,足以让人一览无遗地见识到她满腹的Mont Blanc牌墨水,并令人深深佩服她那永不向恶势力妥协的勇敢精神。

至于第二首《一个人来到田纳西》,毋庸置疑地,诗人信心满满的自我表扬和她那具有感染力的乐观爽朗,已经璀璨地点燃了无数世人的希望。诗人单身只影来到了遥远的异方,举目无亲,心里的孤单伤感不言而喻。拿手佳肴无人懂得欣赏,然而诗人却不因此而气馁。她清楚地了解到,她并不需要他人的认可来肯定自己的价值,更不需要检讨自己的厨艺——孤芳自赏并非自大,而是一种自得其乐的怡然脱俗。赵小姐果然智慧超群,已经醍醐灌顶、看透风尘,迷人地散发着佛禅的睿智,过着淡恬而饱满的生活,拥有知足而宁静的心境。

最后一首《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 则富有文坛大师鲁迅的经典风采。鲁迅先生曾写出震撼各界的名句“
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若鲁前辈现今仍在世的话,肯定不会吝于给予赵小姐慷慨的认同与鼓励。“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证明了赵小姐潜质出众——她已经完全掌握了文学的精髓,有望有朝一日替代鲁先生光荣成为近代文坛神台上的众神之首。

目前网络上正流行“丽华体”诗作,皆由为表仰慕之情的网民所创。我也决定小试一番,看看自己能否媲美众网民,顺便与大家交流切磋一下。以前曾偶尔写诗锻炼文笔,但现在才惊觉原来自己的诗一点儿也不符现代人的理解——两者根本相去甚远、南辕北辙。我对诗一窍不通,却无耻地打肿脸皮充胖子,想起来就自惭形秽。诗歌是神圣的,我对自己所犯下亵渎之罪深感抱歉。从今起我决定洗心革面,封赵小姐为偶像、当她是榜样、视她为模范,朝正确的方向努力前进。以下是我为踏出正确的第一步所写的拙作,献丑了。

《我终于在赵丽华的诗中发现》
一坨屎,另一坨屎,一堆屎
可能还有更多的屎——
我的鉴赏
能力低,有些屎
深藏不露,
我需要更多时间去
发现。

《歧视》
毫无疑问,
这个社会
进步了——智障人士不再
受到歧视。
白痴
也有
机会
成为
一等级诗人。

《帅哥》
麦克杰逊

帅哥,
就如
赵丽华

诗人。

赵小姐,若您碰巧大驾莅临此址——于千万网站之中造访您所造访的网站,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网际网络广袤的世界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读到这篇诚心献给您的文章——恳请您好心留言告诉俺,应该如何在诗坛迅速沦陷的现时现今,极力确保“诗作”与“诗人”的定义不会流于泛滥。俺必将洗耳恭听,感激不尽!

4 kommentarer:

chee sagde ...

wow miao u're at ur best in such posts

Miao sagde ...

多谢多谢!

Anonym sagde ...

how can any singaporean be so good in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are u really a singaporean?

fei sagde ...

actually not, she's not singaporean ... according to my research, she is mother of Jehovah, who is accidentally the father of Jesus, whose mission is to help the people separated by languages.

ok... that's why she's so proficient in both languages ... right?